顾夕雾

【雷加·坦格利安】(2)
伊耿历259AC年,“疯王”伊里斯二世和蕾拉王后的长子诞生。那就是我了――雷加·坦格利安。我是君王的孩子,但注定了我的命运的并不是这个,而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疯狂。

每当我生日的时候,大家聚在一起聊天,喝茶或是比武。不是为了庆祝我的生日而是为了缅怀我爷爷伊耿·坦格利安五世。

我出生在盛夏厅火灾的同一天,那场意外,不,不是意外。那是天意,是命运,是生来就已经注定的。大火烧起了盛夏厅,我出生了,大火烧灭了希望。火止,我啼哭,盛夏厅的灰烬里只有那只龙蛋安然无事。

那场火,一直缠着我在我身边烧,这是命运,我逃离不了的。

【艾莉亚-史塔克】来了,他们要来了。酒馆里昏黄的灯光在马蹄声里晃。我是临冬城的艾莉亚-史塔克,那些强盗是国王的人。劳勃?不对,老国王早在我离开君临之前就死了。是乔弗里的人,他杀了我的好朋友和三傻的狼!被热派打翻的酒顺着桌沿往下滴,滴滴答答的水声先急后舒。嗒嗒的马蹄声越来越急促,催着滴水声,直往前赶,逼进了我的耳朵。要是他们捉住我只能当一只一文不值的老鼠,我的手我到了剑柄。

“太阳落山以后,蜡烛无法代替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洛拉斯.提利尔

#雷加#(1)
我是雷加-坦格利安,是一个忧郁的皇子。你可能也曾听人说起过我。呵,龙石岛亲王,七大王国的太子,铁王座的法定继承人那就是我了吗?但这一切虚名落尽,浮华不在时还有几个人能真心爱我,他们之前口口声声对我家族的承诺呢?都是泡影。我光鲜过,落魄过,爱过,恨过,生过,死过。我想告诉君临城,没有了纷争后的她很美,很美。就是在那七国有万人负我,君临的美让我把一切放下,让我想起一个人,一个女子,那个因为我而玉碎人亡的姑娘――莱昂娜-史塔克。